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草青青的休闲娱乐空间 欢迎朋友们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我喜欢知识,更喜欢一些知识性的帖子,我愿意把我知道的知识和朋友们一块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近百学生被老师骗作童工调查  

2006-09-23 13:36:49|  分类: 闻者足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9-22 13:32:04 来源: 东方网
  •   核心提示:河南柘城一初中班主任王秀敏将还在上学的孩子“带出去赚钱”。由此揭开了宁波一家食品厂招收童工的内幕。这些孩子最大的15岁,每天的劳动时间都超过13个小时,身心健康受到极大摧残。

童工的手染成了紫色(资料图)

内文导读:84名孩子被班主任带出务工  牢笼逃生

家长千里寻亲  解救:噩梦般的童工生活

有4名从工厂里逃出来的孩子给家里报了信,说不堪忍受工厂的打工生活,4名孩子在傍晚趁门卫不注意偷偷从厂内逃了出来

“我连父母的话都不听,就相信老师的话,没想到会弄成这样。没想到老师也会骗我们。”

孩子们说,他们每天要剥30斤葡萄,如果剥不完,就不能休息。一名孩子昏倒在车间里,领班将她的人中都掐肿了,说她是装的。一名13岁的女孩对记者说,她们如果不上班就没有饭吃,只能自己出去买,没有钱的孩子只好挨饿。一个孩子的身上只有5角钱,说她没有上班,两天只吃了两顿饭

被解救的30余名孩子说,车间里的人将几个只有12岁和受伤严重的孩子从另一个门转移走了。企业对此否认。孩子们自发前去寻找她们的同伴,在一处大楼后面,终于找到了在此藏着的十多名孩子。这些孩子手上的伤更重,其中一名孩子被两个孩子搀着才能行走

《法律与生活》撰稿 卞君瑜

宁波食品厂童工们的上岗证

84名孩子被班主任带出务工

2006年8月7日下午2时,天气酷热,浙江省宁波市全城上下都在为迎接台风“桑美”做着紧张准备。来自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申桥乡的四名孩子家长,找到记者,向记者诉说了他们的孩子被老师用欺骗手段带到宁波失踪的消息。

家长朱先生说起此事一脸的无助和焦急,他的女儿叫朱平(化名),只有13岁,是申桥乡中学初一的学生。今年7 月初,女儿的班主任王秀敏老师招集学校的女学生说,她在宁波有个亲戚,可以安排这些孩子们到一个工厂打工,每天干8个小时的活儿,管吃管住,每个月工资750元,并且还报销来回的路费。

柘城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自然资源缺乏,经济发展滞后,当地老百姓的人均年收入不到一万元,农闲时人们都到外地打工赚些辛苦钱以补贴家用。王秀敏老师能将还在上学的孩子带出去赚钱,很有煽动性,趁暑假可以让孩子们去宁波这种沿海城市见见世面,又可以挣些学费,学生和家长们都很高兴,认为王老师给孩子们办了一件实事。当时报名的女孩子很多,王老师收了每个学生20元的报名费。

据家长介绍,这些孩子最大的15岁,最小的只有12岁。7月9日,是出发的日子,王秀敏包了一辆客车,带着84名该校的女学生出发。20多个小时后,有的孩子给家里打来电话,说她们已经到了宁波,王老师带她们去的厂子是一个叫做五洲星的企业,他们在里面的一个车间从事剥葡萄的劳动。

据柘城县申桥乡中心学校校长游良德介绍:王秀敏是申桥一中的正式教师,以前在小学教学,调到中学后,教学能力还可以。对于王秀敏是否组织学生到宁波打工,因为学校正在放假,他没有听说。“学校是坚决不同意老师组织未成年学生到外面打工的!”游校长肯定地说。另据了解,王秀敏现年30多岁,她头顶一个耀眼的光环——柘城县人大代表。

家长们投诉称,王老师将孩子们送到宁波后,没多久就回来了,说孩子在那里干得很好。但是,家长们刚开始还能接到孩子的电话,后来电话却越来越少。有的孩子给家里打电话说那里的活儿很重,并且有很多限制;有的孩子想回家,但是身上的钱却被老师搜走了,没有办法回家;有的孩子给家里打电话一直在哭,说在这里很苦。

家长们焦急万分,去寻找王秀敏,她刚开始说别信小孩子的话,在那个工厂干活儿是很舒服的,后来家长们再去找她时,发现她不见了,留的手机号也停机了。此时,家长才意识到事情不妙。

据柘城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李金壮说,该县7月10日开始放暑假,在放假之前,该局连下两道文件,规范学生和老师假期生活,不允许补课、组织集体旅游等,更不要说组织未成年人外出务工。王秀敏将学生带到宁波打工,属于个人行为,发生的后果由她个人承担。

牢笼逃生

就在家长们千方百计寻找王秀敏的时候,有4名从工厂里逃出来的孩子给家里报了信。申桥乡的学生家长王先生说, 8月2日,他突然接到孩子从宁波打来的电话,说不堪忍受工厂的打工生活,4名孩子在傍晚趁门卫不注意偷偷从厂内逃了出来。王某赶紧坐火车赶赴宁波,此时身无分文的孩子已经在街头露宿两天两夜,见到他嚎啕痛哭。

王某的女儿王丛(化名)称,她今年才13岁,上初中二年级,她和年仅12岁的妹妹跟随王老师到了宁波工厂后,发现自己难以适应打工生活,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到晚上11点半才能够休息。王丛说:“工厂的工头要求剥葡萄时把里面的葡萄籽掏干净,20多天下来,手被泡烂了,腿也站肿了,但因为身上带的钱被带队的老师拿走,我们无法买药,更无法和家人联系。”

8月2日,王丛和4名同伴从厂内逃了出来,她们趁着天黑,沿着路边不停地走,最后累了,就在一户人家的房角休息。次日,一名好心的宁波人发现了她们,给王丛的父亲打了电话。

“都是假的,根本不像承诺的那样。”另一逃回来的女孩,14岁的小美在一份材料中写道,王秀敏老师说保底工资 800元/月,每天工作8小时,4人住一个空调房间,但她和表妹去了以后才发现,“14人住一间房,房顶上吊着两个电扇,而且工人们都站着干活,工作时间从刚开始的每天10小时,延长到每天15小时。”

小美的母亲曾坚决反对她去宁波打工,认为她年纪小,但王秀敏称,年龄不是问题,到村委会开个证明,说自己已满18岁,她再到工厂找找人就可以了。听到老师的承诺后,小美让家人到村委会开了个年满18岁的证明,7月9日跟着王秀敏去了宁波。

但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王老师的承诺几乎全都是假的,比如,出发前王老师承诺包吃住,实际情况是每天不但要支付3元钱的伙食费,而且整天还吃不饱;除此外,还要交纳水电费、治安管理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每天规定任务量,如果请假或完不成任务,就不给饭吃;在家时承诺保底工资800元/月,实际按工作量发工资,除去各种费用外,根本就挣不到钱。

小美说,在去宁波前,王老师让每人交20元医疗保险费,声称以后在宁波看病就不用花钱了,而她们手被泡烂找王老师要药时,王秀敏根本就不给,生病也不让请假,上班迟到15分钟,扣发全天工资。

“我连父母的话都不听,就相信老师的话,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小美说,她们之所以不听家人劝阻到宁波打工,完全是出于对老师的信任。“老师知识面广,我们认为她说的都是对的,即使有不对的地方,也肯定不会骗学生,所以我们才跟家长闹意见,非要去宁波打工的。”但小美没想到,“老师也会骗我们。”

家长千里寻亲

孩子们在宁波的生活真相大白,之后又有10多名女学生回到了商丘,所说的遭遇和先前回去的4名孩子基本一致。

此事引起了孩子家长的激愤,他们在遍寻不到王秀敏的情况下,联名到柘城县劳动局反映情况。县劳动局对此非常重视,称这是该县第一起老师带未成年学生到外面打工的恶性事件,让他们联系县教委。县教委得知此事后,一边寻找王秀敏的下落,一边向上级汇报。

河南省教育厅、河南省妇联、河南省公安厅得知此事后,通知商丘市有关部门,要求他们密切关注此事的进展,保证在外打工孩子的顺利回家。同时要求当地公安机关对王秀敏带学生到外地打工事件立案侦查。

河南省有关部门同时和浙江省相关部门交涉,要求配合解救孩子的工作。柘城县委、县政府紧急召开劳动、教育、司法联席会议,布置寻找孩子的事宜。

家长们因为受不了等待之苦,派出4名家长代表到宁波寻找孩子,因为人生地不熟,他们首先想到向媒体求助。

据家长提供的信息,这80多名孩子,除了跑回家的十多名,还有大约70名孩子在宁波镇海五洲星公司一分厂,但记者与孩子家长来到镇海,经过多方寻找,却没有孩子的下落。

记者通过查询得知,五洲星公司在鄞洲区鄞江镇,一分厂在新厂区。

记者随即赶到五洲星公司的新厂区。在该公司的大门口,仍悬挂有“招工”的条幅。记者以联系用工事宜为由,顺利进入厂区。这是一家占地约数百亩的工厂,里面机器轰鸣,一些工人正往出货的集装箱车辆上搬运罐头成品。进入厂区的最后一排厂房,记者看到不断有中学生模样的女孩从厂房内进出。

记者询问了20多名打工学生,但都不是柘城的孩子,这些孩子也多是趁暑期前来打工的学生,她们大多在13到1 5岁之间,有的孩子伸开手让记者看,有的手已经出现严重的溃烂。记者隔着窗户看到一间厂房内有400余人都站立着在剥葡萄。

随后,记者见到了厂内车间的负责人,她称这里就是一分厂,从花名册上没有找到河南来的打工女孩,在这名负责人拿出的花名册上,记者看到上面这样记录:早5点30分,晚9点30分,一天的工作时间为14个小时。

一些孩子告诉记者,他们大部分来自安徽的涡阳、蒙城等地,有的是被老师带过来的,有的是工头到学校招他们来打工的。在新厂区主要是安徽来的孩子,老厂区大部分是河南来的孩子。

当天晚上,记者回到报社,家长代表中一名68岁叫朱初朗的老先生得知孩子没有下落,忍不住流下泪水,他的三个孙女最大的15岁,最小的只有12岁,全部被王秀敏拉到宁波打工。

晚上11时,朱初朗老人突然接到孙女打来的电话,称她们打工的位置在老厂区,并说,记者到新厂区暗访的情况厂里已经知道了,领班给她们买了方便面,让她们见到记者不要乱说,孙女在电话中哭着说,爷爷,你快来接我们回家吧,我们实在受不了了。

解救:噩梦般的童工生活

2006年8月8日上午8时,记者与孩子家长来到位于鄞江镇五洲星公司的老厂区,工厂大门很气派,门口有保安,人员凭出入证进出,戒备森严。记者带着两个孩子家长以寻亲为由要求进入厂区,被保安拦住。

此时,门口过来一名女孩,经过询问她便是王秀敏带来的其中一名孩子,因为生病没有上班,她称,还有多名孩子没有上班,在宿舍里,但在她准备回去叫其他同伴时,被厂区保安拦住,另两名保安立刻给厂领导拨打电话。

为保证女孩的人身安全,记者将其带离工厂大门几百米外。在附近的一个公交站牌下,记者发现了一名手部严重受伤、涂着紫药水的孩子,这个13岁的女孩也是被王秀敏带到宁波的。孩子看到记者就哭出声来,说她要回家,但身上没有钱,也受了伤,不敢给父母打电话说,因为她的母亲有病。

记者随后报警,当天上午9时15分,鄞江镇派出所领导赶到现场,调派多组警力对剥葡萄车间进行了封锁,不允许人员离开。但当记者要求进入车间进行现场查看时,又被保安和随后赶来的多名工厂人员以安全为名阻挠。

10时30分,宁波市、鄞州区工会和妇联、劳动部门、教育局及鄞江镇政府的大批工作人员先后赶到现场。前来寻亲的孩子家长只有一名见到了自己的孩子,其余家长要求见孩子,被厂方以生产是流水线为名拒绝。

11时30分左右,孩子们终于停工了,当看到老家来的家长时,孩子们顿时哭成一片。记者在现场看到,孩子们的手全部受了伤,有一个孩子手上的皮全脱落了,还有一个孩子腿和脚全部肿了起来,情景非常凄惨。

孩子们告诉记者,他们每天要剥30斤葡萄,如果剥不完,就不能休息。一名孩子昏倒在车间里,领班将她的人中都掐肿了,说她是装的。一名13岁的女孩对记者说,她们如果不上班就没有饭吃,只能自己出去买,没有钱的孩子只好挨饿。一个孩子的身上只有5角钱,说她没有上班,两天只吃了两顿饭。

朱初朗老人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三个孙女,孩子手上都受了伤,扑到老人的怀里痛哭失声。

对孩子们的种种指责,厂方一名领班称,孩子们有病还是能得到医治的,至于不上班就不给吃饭是孩子的误解,可能是因为他们找不到领班领饭票。孩子们说的没有行动自由也站不住脚,“他们来的时候有80多个,现在只有60多个,不打招呼离开了十多个,由此可以说明还是有行动自由的。”该领班同时称,工厂加班自愿,不存在劳动时间过长的问题。

对于涉嫌雇佣童工,厂方一名负责人拿出村委会和学校开的孩子的年龄证明,说她们是看到这个才让孩子们上班的。记者提出孩子的年龄证明应有公安机关来证明并应同时审验身份证,该名负责人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

被解救的30余名孩子说,在记者和执法人员在外等待的时候,车间里的人将几个只有12岁和受伤严重的孩子从另一个门转移走了。企业对此否认。孩子们自发前去寻找她们的同伴,在一处大楼后面,终于找到了在此藏着的十多名孩子。这些孩子手上的伤更重,其中一名孩子被两个孩子搀着才能行走。

经过清点,商丘柘城来的孩子共有72名,还有十多名来自河南其他地区,被其他工头带来。有两个新乡来的孩子告诉记者,学校已经开学了,他们想回去,但是工头不让他们走。

8月9日上午,在河南省柘城县一名副县长的带领下,当地教育、公安、劳动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宁波,前来迎接孩子们回家。在劳动部门的监督下,孩子们领到了近一个月的工资。一个叫朱静的孩子领了650元,记者问她高兴吗,她掉泪了,说不高兴,伸出受伤的手让记者看。

领到工资后,孩子们收拾完自己的东西,登上了给她们准备好的大巴车。11时30分,拉着孩子们的大巴车终于踏上了回乡路。

8月10日凌晨3时,被班主任老师私自带到宁波市鄞州区鄞江镇五洲星集团公司打工的80多名孩子,在浙豫两地政府部门的护送下,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回到原籍河南省商丘市拓城县,商丘市领导亲自迎接孩子们平安归来。等了一夜的家长看到孩子归来,与孩子们哭成一片,称再也不愿意让孩子到这种血泪工厂打工了,哪怕挣再多的钱也不去。

据前来接孩子的商丘拓城县劳动部门的负责人介绍,王秀敏私自组织未成年人外出务工,属于非法组织劳务输出,他们将依法对其处理。申桥镇中心学校负责人表示,此次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他们回去后将对王秀敏严肃处理。柘城县公安局刑警队称,王秀敏的下落还在调查中。

宁波市鄞州区劳动局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学生例用暑假参加勤工俭学是允许的,但应该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对于五洲星企业是不是雇佣童工他们还在进一步的调查核实中。 vingie

 

 

 

 附1: 

 82女孩被老师骗去当童工

2006-08-11 07:24:51 来源: 成都商报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讯

昨日上午11时30分,被老师王秀敏私自拉到宁波打工的82名还在初中就读的河南女孩,乘上了回乡的大巴,宁波市公安局派出警车将孩子们护送到高速公路口入口处,与这些女孩子同行的还有来自河南商丘柘城县教育局和公安局的工作人员。

家长求助

8月7日下午2时,柘城县申桥乡中学初一4名孩子的家长向报社反映,他们的孩子被班主任王秀敏用欺骗手段带到宁波失踪。王秀敏说自己在宁波有个亲戚,可以安排孩子们到工厂打工,每天干8小时的活儿,每月工资管吃管住750元,还报销来回的路费。当时报名的女孩子很多,王老师收了每个学生20元的“报名费”。这些孩子最大的15岁,最小的12岁。7月9日,王秀敏包了一辆客车,当天共有82名该校的女学生被带到一家叫做五星洲的企业,孩子们在里面的一个车间从事剥葡萄的活儿。

老师失踪

申桥乡中学校长游良德称,王秀敏是申桥一中的正式教师,对王秀敏是否组织学生到宁波打工,游校长称自己不知情。

据悉,王老师将孩子们送到宁波后回到申桥,说孩子在那儿干得很好。家长们刚开始还能接到孩子的电话,后来电话越来越少,再找王老师时,发现人不见了,手机也停机了。

女孩报信

就在家长们千方百计寻找王老师时,有4名孩子从工厂里跑了出来给家里报了信,终于和亲人取得了联系。孩子称,他们打工剥葡萄,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到晚上11点半才能够休息:“20多天下来手被泡烂,腿也站肿了,由于身上带的钱被老师拿走,我们无法和家人联系。没想到老师也骗人。老师的承诺全是假的!”

紧急解救

80多名孩子被老师私自带出去打童工的事件通过各种途径传到河南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要求相关部门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孩子们的下落。

8日上午8时,记者带着家长们来到位于宁波鄞江镇五洲星公司的老厂区,鄞江镇派出所的警官也赶到现场,对剥葡萄车间进行了封锁。11时30分左右,河南来的孩子大部分走了出来,和老家来的人哭成一团。记者看到,孩子们手受了伤,有些皮全脱落,有的腿和脚肿起,情景非常凄惨。

经清点,商丘柘城来的孩子共有72名,还有十多名则来自河南其他地区,也是被其他工头带来的未成年人。

柘城县公安局刑警队一名队长称,他们还在对王秀敏进行调查。(现代金报)netease

 

 

 

附2:

私企仍是用童工“大户” 专项检查结束,184家单位“分享”120多万元罚单

2006-09-08 03:10:11 来源: 河南商报

  本报讯 (记者王利军)用381名童工的代价是什么?184家单位“分享”了120多万元罚单。

  昨日,我省为期一个月的打击非法使用童工行为专项检查行动结束,全省共检查用人单位1.9万户,涉及劳动者47.9万人,查处违法案件633件,其中查处非法使用童工381人,行政处罚184件,罚款金额120.6万元。

  “私营企业主仍是用童工‘大户’。”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监察处副处长赵明说。此次检查的重点是纺织、服装、制鞋、餐饮、制造、矿山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和大量招用农民工的企业,特别是城乡接合部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市民如发现非法使用童工,可向劳动部门举报投诉。省劳动监察总队:(0371)65938665。郑州市劳动监察大队:(0371)67439828。网络版编辑:李胜利

netease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