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草青青的休闲娱乐空间 欢迎朋友们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我喜欢知识,更喜欢一些知识性的帖子,我愿意把我知道的知识和朋友们一块分享。

网易考拉推荐

爱吃羊肉及涮锅子的朋友请注意了;请看.........  

2006-12-19 17:43:50|  分类: 林荫杂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羊肉原产地卫生调查 工人对羊肉小便(多图)

<>
<  >

屠宰场装卸工冷库里对着羊肉撒尿(组图)

在屠宰场冷库里,一名装卸工对着羊肉撒尿。

屠宰场装卸工冷库里对着羊肉撒尿(组图)

屠宰工手拿木棍,在接羊血的盆子里搅拌。

屠宰场装卸工冷库里对着羊肉撒尿(组图)

接羊血的盆子里添加了工业盐。

屠宰场装卸工冷库里对着羊肉撒尿(组图)

屠宰大棚处堆满了牛羊粪便。

京城羊肉原产地卫生调查 工人对羊肉小便(多图)

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市场羊肉·原产地卫生检疫现状调查(上)

  -深度提示

  在河北省保定市唐县葛堡村振华集中屠宰场,装卸工竟在冷库里往羊肉上撒尿。

  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玉羊屠宰场,牛羊粪堆集如山,污血成河,令人作呕。

  怀仁县南小寨宰羊场,往羊血里添加工业盐制作血豆腐。

  这几个屠宰场的相当一部分羊肉运进了北京市场,上了北京市民的餐桌。

京城羊肉原产地卫生调查工人对羊肉小便(多图)

  在屠宰场冷库里,一名装卸工对着羊肉撒尿。

京城羊肉原产地卫生调查工人对羊肉小便(多图)

  屠宰工手拿木棍,在接羊血的盆子里搅拌。

京城羊肉原产地卫生调查工人对羊肉小便(多图)

  接羊血的盆子里添加了工业盐。

京城羊肉原产地卫生调查工人对羊肉小便(多图)

  屠宰大棚处堆满了牛羊粪便。

  北京市场羊肉·原产地卫生检疫现状调查(上)

  入冬以来,不仅以羊肉唱主角的火锅店家家红火,而且羊肉也越来越多地走上市民的家庭餐桌。

  在北京市锦绣大地、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每天都有来自山西、河北、东北等地的运送羊肉的车辆进出,交易量很大。

  河北省保定市唐县葛堡村羊肉市场,每天专门往北京锦绣大地、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运送羊肉的车就有七八辆。在新发地市场48号摊位,一位姓孙的老板说,旺季时,他们一个摊点往外批发来自山西省怀仁县南小寨的羊肉就多达五六千斤。

  羊,是一种易患多种传染病的家畜。屠宰检疫、加工卫生事关市民食肉安全。向北京市场提供羊肉的原产地屠宰加工环节的卫生检疫状况,备受广大市民关注。

  近日,记者前往向北京锦绣大地、新发地两个大型农贸市场供应羊肉的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南小寨村、右玉县玉羊市场、河北省保定市唐县南店头乡南店头村、葛堡村等活羊屠宰地,对其卫生检疫现状进行了调查。

  屠宰现场

  棚里没有任何卫生设施

  血水溅了记者一身

  山西省与内蒙古交界处的右玉县是山西省牧业大县。当地的小尾羊肉质鲜嫩,膻味小,被称作羊肉中的上品。地处县城边上的玉羊市场,是在原右玉县食品公司屠宰场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市场内有几十家牛羊屠宰、加工门店。

  12月6日,当记者顺着一道血河及刺鼻的血腥味来到该市场后排的牛羊集中屠宰大棚时,只见一排约四五百平方米的屠宰场外堆满了牛羊粪便,栅栏下是没过脚面的血水。记者还没站稳,一头被屠宰工割掉头、四脚还在挣扎的牛踢出的血水溅了记者一身。当时,一名屠宰工正用一个没把的锹把血水往桶里铲。几分钟后,几名屠宰工在臭气熏人的血水中扒皮剔肉,血水顺着大棚一直流到外面。记者粗略数了一下,这里同时开工的有五六家。

  宰羊的场地在大棚的西头。一车车羊被当地农民或羊贩子用农用车拉来,活羊被屠宰工从车上一头头扔下,接着拖进没有任何卫生设施的大棚里宰杀。这里每天宰杀的羊和大牲畜多达数百头。在屠宰棚里,甚至连用来冲洗的水管都没有,只有一辆往外拉粪便的农用车。当地群众说,七八月份是杀羊的旺季,大热天这里苍蝇满天飞,恶臭味在几百米外的大马路上都能闻到。

  装卸工往羊肉上撒尿

  在河北省保定市唐县,位于河北省省道232线145公里处的南店头、葛堡村宰羊市场已有三四十年的历史。葛堡村全村上千户、四五千人,几乎全部以养羊、贩羊、杀羊、肉品、羊下水加工为业。全村有4个规模较大的冷库。除一个大型集中屠宰场——振华屠宰场外,在公路边、全村的大街小巷,到处可看到杀羊的露天摊点。一个村民说,旺季时,这两个村每天宰的活羊多达上万只。“在葛堡村买的猪肉都有羊膻味儿,因为猪每天吃的都是羊血、羊下水,喝的都是被杀羊污染的水。”

  12月14日、15日,记者在葛堡村走访了两天,去了多家屠宰场所。葛堡村的振华家畜集中屠宰场,占地面积上百亩,每天来这里屠宰的活羊多达数千只。三排超大型屠宰大棚下,有上百名屠宰工同时开工。在这里,所有的卫生设施,就是地上用水泥抹的血槽。屠宰工用斧头将成群的活羊打昏后,拉到血槽边放血。羊拉的粪便和血水混在一起,收羊血的人用瓢从地上往血桶里舀血,然后拉走。地面上到处是羊血和羊的屎尿。从墙上、地上溅的血痂看,已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清洗过。

  记者在葛堡村路南的一个个体露天屠宰点看到,大约三四十只羊被拉到这里,几个屠宰工在路边沾着羊粪、羊血、泥泞的土地上开宰。羊血流入一个大的血盆,而这个大血盆几乎全被埋在堆满羊粪的地上。宰杀后,屠宰工顺势把羊倒挂在路边的木桩上开膛破肚。公路上来往的卡车扬起一股股尘土,全沾在羊肉上。

  更让人作呕的是,15日上午,当记者以买肉人的身份来到振华集中屠宰场南边的一个冷库时,一个50多岁的冷库装卸工在挂满羊肉的冷库里,竟当着记者的面,转过身往羊肉上撒尿!

  “没事儿,这东西其实最干净。”当记者与他对视时,这名装卸工笑着说。

  加工现场

  血豆腐里添加工业盐

  羊血制品,又称血豆腐,是北方地区冬季涮火锅时吃的美味佳肴。它是如何做出来的,很少有人知道。12月6日,记者在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南小寨村村东的一家屠宰场目睹了宰羊的全过程。宰羊时,有人往接羊血的盆子里抓了几把类似盐的东西,并不时搅动。

  记者:“放在盆子里的是啥?”

  屠宰工:“盐呗。”

  记者:“为啥加盐?”

  屠宰工:“凝固了,吃起来有味。”

  这种颜色为土色的盐到底是什么盐?第二天,记者再次来到这家无名屠宰场,终于在屠宰场接羊血的盆子旁发现了一个袋子,其包装上印有“非食用”、“洗涤再生盐”。袋子里的白色粉末只剩下半袋。这种盐的市场价格不足食用盐的三分之一,只能用于皮革加工、炸药行业等工业用途,食用后有害健康。记者在当地多家屠宰场看到,往羊血里加的全是这种工业用盐。当记者问屠宰工为什么不加食用盐时,对方回答:“这种盐便宜。再说,这也是盐啊。就是毒药,那么小的量也吃不死人。”

  当记者采访时,一辆客货两用车装满两大桶加工好的血豆腐开走了。屠宰场老板说,这种血豆腐批发价只有1元,到火锅店能卖5元,所以生意特别好。一天杀那么多羊,根本不够卖。有知情人透露,由于羊血的量少,有时他们也往里面掺牛血、牲畜血。

  检疫现场

  检疫员围在一起“扎金花”

  在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玉羊市场,动检站驻场办公室就设在市场的大门口,每进一辆车,都要到这里交纳动物检疫费,每只羊两元,每头大牲畜10元,交款后就再也不管了。

  12月6日下午两点,一辆车牌号为“蒙J32×××”的农用车拉着一车羊往里走。车开到大门口停下后,羊贩子主动到检疫室接受检疫。当时,几名穿制服的检疫员与一堆闲杂人员正围在一起用扑克“扎金花”赌博。羊贩子报了10头牲畜,检疫员爬到车上数了数,收了羊贩子30元钱后放行。这位羊贩子的羊是从内蒙清河县买的,他告诉记者:“在这里检疫就是收费,检疫员爬上车就是数数,拉死羊也不管。”

  为了印证这位羊贩子说的是否属实,记者在现场守了3个小时。从这里拉进的羊、牛、大牲畜共12车,检疫员爬上3辆车看了看。记者事后得知,检疫员爬上车检查是怕羊和大牲畜在一起混装,羊被大牲畜踩在脚下,看不清多少只。当记者问检疫员为什么对其余的9辆车连看也不看,一名40岁左右的检疫员说:“怎么不看,我们在屠宰处有人检疫。”

  当记者跟着拉羊的车辆走进屠宰大棚时,却没见到一名检疫员。羊贩子与屠宰工讲好价钱,仅用了不到1小时,二三十只羊就全部被宰完、扒了皮。

  暗访现场

  屠宰专业村找不到动检人员

  办证得给检疫员打电话

  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南小寨村是当地政府重点扶持的宰羊专业村,全村家家贩羊、宰羊,不仅繁荣了当地经济,还拉动了周边养殖业的发展。2003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对这里的屠宰卫生现状报道后,当地政府加大了投资和整治力度,全村建起了10个有一定规模的屠宰加工厂,配备了冷库、冷藏车等设施。为加大检疫力度,怀仁县政府投资数十万元,在南小寨村边建起了一个动检分站。怀仁县动检站并安排两名动检人员专门驻扎这里,对这里的10家屠宰场实施24小时的监控。

  12月5日下午两点,记者以买羊肉客户的身份开车来到南小寨村一家叫“晋羊肉业”的屠宰场。当时,一车活羊刚刚拉到,正是屠宰车间里最忙碌的时候。该屠宰场老板表示,他们的羊肉大都送往北京的锦绣大地市场,批发价最低7.6元,拉到北京批发要卖到8元。近来货源相当紧缺,活羊一天一个价,还收不上来。当记者问及检疫问题时,该老板说:“请放心,一斤7.6元,包括检疫费。”

  记者:“我们买两三千斤,不会走到半路被动检人员查扣吧?”

  老板:“没事,往北京走都没事。如不放心,你走时可到村口的动检站办个检疫证,花不了几个钱。”

  记者:“不在屠宰场现场进行检疫吗?”

  老板:“这几天天气太冷,他们一般不过来,要办证得给他们打电话。”

  动物检疫站大门紧锁

  从“晋羊肉业”屠宰场出来,记者又来到村边一家规模不太大、无场名的屠宰场。这家屠宰场的老板姓于。当时,一辆农用车拉着一车羊进来,车间里的十多名女屠宰工正在麻利地宰羊,一个外地客户在等待拉肉。在这里,记者同样没见到应在场监宰的动物检疫员。

  记者在村东另一家无场名的屠宰场买了一只羊,并要求场里叫来检疫员检疫后作为样品,日后再开车来拉。老板告诉记者:“羊不像猪,羊每天吃草,根本没病,他们动检站检疫,也就是收点费,出个证,根本看也不看。你要是真的想检疫,就自己去找他们,他们平时就住在村边的新房子那里。”

  从场里买肉出来,记者来到了挂着“怀仁县动物检疫站南小寨分站”牌子的院外,只见大门紧锁。要不是围墙上写着“预防为主,防重于治,以监促检,以检促免”的标语,很难看出这是动物检疫站。从大门上的灰土看,这个动检站看上去有几天没人进出了。

  屠宰场老板自称有检疫章

  之后的12月6日、7日,记者分别于上午、中午、下午连续3次到南小寨村,走遍了全村所有屠宰场,看到往外地拉肉的车不少,但一直没见到动检员。12月7日,当记者在一家屠宰场称计划买3000斤羊肉时,一个名叫“月月”的女老板说:“你非要盖章也可以,我们这里就有章。”

  当记者一再追问检疫章从何而来时,女老板可能从中听出了什么,进屋后再也不愿出来了。

  这样的羊肉,如何通过层层检疫进入北京的肉品批发市场,最终来到市民的餐桌上?

  敬请关注本版明日刊出的《北京市场羊肉·原产地卫生检疫现状调查(下)》。

  本报记者 关键/文并摄影 ly; 2006年12月19日 09:43 华夏时报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 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12月20日 10:59 华夏时报

  -深度提示

  司机交了40元检疫费,换到一张原产地检疫证,拉羊肉的面包车驶上了京大高速。

  检疫员收了120元检疫费后说:“你们自己盖章吧,我还忙着呢。”装卸工和司机拿着检疫章,给码放在车厢最外侧的羊肉盖章。

  在北京房山区一侧的琉璃河动物检疫站,检疫人员查验检疫票后,让司机打开一扇车门,看了一眼便示意放行。拉着8000斤羊肉的厢式货车直奔北京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2DT20061220112158.jpg

  在河北唐县葛堡村,某屠宰场的装卸工拿着动物检疫专用章,给码放在车厢最外侧的羊肉盖章,而当地的检疫员只管收钱开票,并称“你们自己盖章吧,我还忙着呢”。《动物检疫条例》规定,动物肉类加工、运输时都要进行检疫,检疫人员应对肉类逐个检验,但记者通过实地调查发现,工作人员在检疫时根本不会对每只羊做逐个检查,大多是“看一眼就放行”,甚至“看都不看,收钱开票”。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3DT20061220112158.jpg

  在河北唐县,司机(左一)手拿检疫章,给正在装车的羊肉盖章。这车羊肉被运至北京新发地市场。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4DT20061220112158.jpg

  装卸工说:“检疫员只管收钱,让我们自己盖章。”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5DT20061220112158.jpg

  检疫员在几只整羊上盖完章,一整车羊肉就检疫完毕了。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6DT20061220112158.jpg

  在京大高速动检站,拉羊肉的车辆并未受到检查。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7DT20061220112158.jpg

  北京琉璃河动检站的检疫员打开车厢门查看后放行。

交钱就办原产地检疫证羊肉一路绿灯进北京(图)

http://image2.sina.com.cn/cj/imgtable/U1789P31T88D5560F2018DT20061220112158.jpg

  运送羊肉的货车一开进北京新发地市场即卸车、交易,并未进行检疫。

  北京市场羊肉·原产地卫生检疫现状调查(下)

  《动物检疫条例》对动物的屠宰、加工有明确规定:除进行宰前活体检疫外,对动物肉类的加工、运输也要进行检疫。检疫人员对肉类应逐个进行检验,确认合格后加盖动检专用章。

  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玉羊市场、怀仁县南小寨村、河北省保定市唐县葛堡村,它们以北京为主要供货地,那里的羊肉是如何检疫的?

  屠宰场内

  装卸工给羊肉盖检疫章

  往北京发肉才开检疫票

  在河北省保定市唐县葛堡村,12月14日、15日两天,从中午到下午,记者在村里走访了多家个体屠宰点,都没能见到检疫员。

  一家个体屠宰点的王姓老板说:“我只知道有一个检疫员是本村的老兽医,名叫董老外,但他从不来现场看,只有往北京发肉时,屠宰点才找他开检疫票,一吨肉收40元检疫费。因为在北京与河北交界处的琉璃河,有北京市房山区的动检站在检查,没有检疫票要罚款,动不动就罚上千元。如果往其他地方拉,就不需要开票了,根本没人管。”

  14日下午,在这家个体屠宰点,一辆车牌号为“冀F-78***”的拉肉卡车正在装车,现场也没有检疫员。司机说,他是往河南信阳拉肉,那边没有北京查得严,用不着全都盖检疫章,只要开个检疫票就行了。篷布一盖,谁也弄不清拉的是什么东西。

  装卸工给羊肉盖检疫章

  12月15日上午,记者来到振华屠宰场时,正值发肉高峰期,有五六辆车都停在冷库前装车。一名刚装完车的装卸工手里拿着一个检疫章走了过来。

  记者:“这是啥东西?”

  装卸工:“往肉上盖的检疫章。”

  记者:“不是动检站的人在盖章吗?你怎么也有检疫章?”

  装卸工:“他们只管收钱,根本不给我们盖章,让我们自己盖。”

  上午10点,记者在当地一家刘姓老板开的冷库前看到,一辆车牌号为“冀E-H5***”的厢式货车正在装车。羊肉装到一半时,一个名叫张永军的检疫员骑摩托车赶来,坐在距装车处20米外,开检疫票。除给这辆车开检疫票外,还有另外几个货主来交钱开票。

  这辆装有8000斤羊肉的厢式货车的货主是北京新发地市场采购员袁洪军,检疫员向他收了120元检疫费。当检疫员准备离开时,记者上前问起盖检疫章的事情,张永军不耐烦地说:“你们自己盖章吧,我还忙着呢。”说完便开着摩托车走了。

  之后,记者在冷库铁门后见到了被扔在地上的动物检疫专用章。装卸工和司机拿着检疫章,给码放在车厢最外侧的羊肉盖章。

  检疫站里

  交40元检疫费换到检疫证

  12月6日下午,记者在山西省朔州市怀仁县南小寨村口跟着一辆车牌号为“晋B-C9***”的拉羊肉的面包车来到了怀仁县畜牧局。这辆车是由一辆商务面包车改造的,后面的座位已全部卸掉。据司机王师傅讲,他这次拉了大约60多头已宰杀的羊,还没办检疫证。“如果是往大同拉,一般就不办检疫证了;如果上高速公路,则必须办检疫证。只有办了检疫证,在高速公路上才能免费走绿色通道。去北京的话,一趟下来可省200多元过路费。”

  12月6日下午5点,王师傅将拉羊肉的车停在怀仁县畜牧局院内,走进了设在一层的动物检疫站。在给王师傅办检疫证时,值班人员仝敬拿出动检印章来到拉肉车旁。王师傅打开面包车后车门,仝敬在几只整羊上盖了几下,一整车羊肉就算检疫完毕了。

  检疫结束后,王师傅交了40元检疫费,换到一张原产地检疫证,驶上了京大高速。

  动检说法

  “需要检疫的,会给我打电话”

  “我们实行了报检制度”

  12月7日下午,记者以货主的身份来到怀仁县畜牧局。整栋楼里除一名值班员外,工作人员早已下班。在值班室,墙上挂的值班表上清楚地显示,动检站值班的人员是仝敬,经证实他是在南小寨驻站的副站长。一直联系了半个多小时,值班人员也未能与他联系上。值班人员说,他们人手少,事情太多。记者问:“这会儿他去哪了?”值班人员说:“到学校接孩子去了,你们明天再来吧。”

  第二天上午9点,记者如约来到怀仁县动检站,终于见到了副站长仝敬。他告诉记者:“南小寨共10个屠宰场,六七月份旺季时,每天能宰上千只羊。眼下是淡季,宰的羊少,而且往北京方向发的羊肉也不多,加上天冷,他们每天坐出租摩托过去。”

  当记者问及三天来为什么未能在屠宰场见到他时,仝敬说:“这会儿不是旺季,况且我们实行了报检制度。需要检疫的,屠宰场和货主会给我打电话,平时除进北京的羊肉外,他们一般就不来检,我们也拦不住,没办法。”

  记者:“为什么进北京的羊肉会主动找上门来检疫呢?”

  仝敬:“北京那边市场卡得严,主要是走高速公路绿色通道免过路费,没有原产地检疫票过不去,他们会主动与我联系。”

  调查清楚后将严肃查处

  怀仁县畜牧局局长赵有对此表示:“他们(指动检站)只有5名检疫员,3名助理检疫员,管着全县上百个屠宰点,不可能一直盯在那里,有时候他们每天巡回检疫。”

  12月16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山西省动物检疫总站站长毛怀志。毛怀志表示:“屠宰市场归工商管,检疫归动检站管,由于步调很难统一,所以屠宰市场很乱,我们想集中组织一次行动都很难。对于出现在检疫环节的问题,我们很重视,调查清楚后将严肃查处。”

  高速路口

  “基本没查过拉羊肉的车辆”

  山西省京大高速公路动物检疫站,是拉运家畜及肉制品进出山西省的西大门。按照有关规定,羊肉进京,首先要经京大高速公路动物检疫站检查。

  该检疫站站长李来斌说,今年6、7、8三个月,每天从这里往北京拉羊肉的车有十多辆。夏天必须要用冷藏车,冷藏车经过高速公路路口时特显眼,所以司机不得不到动检站接受检查、消毒、验票、交费。进入冬季,拉肉的车有的改用其他车,篷布一苫,与拉煤车没什么两样。再加上动检站设在北京至大同方向的一侧,中间还有隔离带,所以只有当收费站的收费员提出要求,司机才停车到动检站验票、消毒、受检。“由于我们和收费站不是一家单位,再加上停车受检经常会造成堵车,所以入冬以来,收费站基本没查过来自怀仁、右玉的拉羊肉的车辆。我们记录簿上登记的羊肉车,大都是忻州市神池县往北京运输的。”

  当记者问,检疫人员如何检查时,李站长说:“也只能是隔着车窗看看,货主根本不让打开车门。事实上,把货卸下来逐个检查也不现实,也就是走个手续罢了。”

  据京大高速收费站站长讲,他们站每天进出绿色通道的车多达二三十辆。2003年以来,仅此一项就少收费700多万元。

  记者在神池县城几个大的羊肉加工点看到,拉羊肉进京的司机为了走绿色通道,不得不补交检疫费,办理检疫证。

  进京检疫

  查验检疫票后看看就放行

  在河北唐县葛堡村振华屠宰场拉了8000斤羊肉的那辆厢式货车,12月15日下午1点多来到河北与北京交界处。北京房山区一侧的琉璃河动物检疫站内,厢式货车通过消毒通道后,检疫人员查验检疫票后,让司机打开一扇车厢门,看了一眼便示意放行。司机在这里交了20元消毒费后,厢式货车便直奔北京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

  下午两点多,这辆厢式货车开进新发地市场内,车还未停稳,早已等在那里的商贩迫不及待地打开车厢门,开始卸货、过磅、批肉。该市场墙上公示的市场准入检疫程序,在这里被忽略了。

  本报记者 关键/文并摄影

  评论这张
 
阅读(9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